水果机陶瓷厂
李经理15898770372 阎经理18353327639
QQ:940736721  282080809
地址:山东省淄博市博山区山头镇东坡村

8个月发生七起陶瓷厂盗窃案涉案金额超34万

  “有陶企一夜之间丢失了几百个铁架,还有陶企压机模具总承被盗,重量达四千多斤……”提起早年间发生在厂区及周边的盗窃事件,老黄至今仍心有余悸。“这些人都是团伙作案,以地域为区隔组成帮派,不同的帮派‘负责’各自的区域,所在区域内的陶瓷厂,就成了这些团伙的‘眼中肉’。”

  一直以来,陶瓷厂员工“监守自盗”案件频见报端,甚至不乏较为严重的团伙作案,采取“掩耳盗铃”的方式,盗取工厂大量财物,给陶企造成了不可逆转的损失。

  老黄是广东三水一陶企行政部经理,他介绍,2012年左右,广东产区盗窃事件频发,近几年,大部分工厂在安保治理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成效,盗窃事件大量减少。

  令他印象较为深刻的一次偷盗案件是,工厂一次性丢失了30余台电机,总价值超30万,系团伙作案。“这完全是一起从策划到行动都经过缜密规划的案件,也说明了彼时企业在行政管理手段方面存在疏漏。制度每家陶瓷厂都有,但是很难落地,只能靠管理手段进行约束。”

  那么,陶企应对员工“监守自盗”究竟怎么办?如何通过行政管理手段减少此类案件的发生?

  老黄表示,电热偶(黄金含量约80%)是陶瓷厂最容易丢失的财物之一,用在窑炉环节,单价约两千元左右,因携带较为便利,丢失较为频繁。

  鉴于此,其在工厂周边设立的员工打卡机位,固定时间按时打卡,以这种方式让工作人员保持一定的流动性,周边一直有人员进行巡查,除此之外,在工厂内部组织纠察队,然后在厂房门口安装金属探测仪。执行了一段时间之后,工厂治安明显有所提高。

  “现在工厂大部分员工都有代步工具,如摩托车、自行车、小车等,因此会产生一些管理盲区,如有员工将零部件中的铜剥离下来,藏在摩托车的工具箱中,还有人藏在衣物里。”老黄说道,一开始,工厂在对员工车辆进行出入检查时,大部分人员相当不配合,于是,老黄和生产负责人每天提前三分钟下班,将车辆堵在门口,让保安检查率先检查自己的车辆,以此为示范,逐渐地,其他人也开始自愿接受检查。

  同时,在人员招聘上,老黄亦十分警惕。在企业人事招聘建档时,直接和当地公安部门进行对接,通过全国信息联网,查看该应聘者有无犯罪前科。

  聘用之后,定期加强对员工思想方面的教育培训,从人性、道德等方面,进行宣讲,传达正能量,通过正确引导、严格管理以及规范的监督体系,降低此类事件的发生率。

  老黄表示,现在,公司对于偷盗行为,情节较轻者,直接劝退,情节严重者,将交给有关司法部门,“很多时候,员工偷东西之后都不会主动承认,所以大部分都直接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

  不惟广东产区,广西、江西、湖南等产区员工“监守自盗”事件亦不在少数,陶Sir搜索整理了近几年各产区发生的盗窃案件发现,均为工厂内部人员所为,甚至是持续性作案。情节严重者,已经造成超20万元的损失。

  陶Sir了解到,相较于其他行业,陶瓷行业管理较为粗放,尤其是生产环节。盗窃案件频发,某种程度上亦说明了行政管理手段的粗放,给予图谋不轨者可乘之机。有受访者表示,现阶段,每家陶企均有制定相关惩处制度,但仍不能杜绝此类事件的发生,根本原因在于行政手段力度不够。

  2019年,临湘市某陶瓷有限公司保洁员曾某、张某,两人利用工作之便,监守自盗,大肆盗窃工厂纸箱卖出,近日,临湘市人民法院以盗窃罪判处被告人曾某、张某拘役5个月,缓刑8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元;其盗窃所得全部上缴国库。

  2019年3月10日上午约12时许,夏某艳便同厂里另外两名电工到厂区三号窑,将电缆线来梱左右,放到机电房门口。

  当日下午,夏某艳便将开车进厂区发电房,趁厂里没人注意,将拆下来的电缆盗了12捆,装进自己的车后,便离开。3月13日12时许,他又驾车到厂区发电房,盗走12捆电缆线时,他第三次将车开进同一个地方,将最后的3捆装上车。前后3次,他共盗窃27捆电缆线万多元。

  曾经受雇销售瓷砖的陈某知道行内先收钱后发货的规矩,假借卖瓷砖“空手套白狼”,诈骗多人共计3万余元。

  2019年4月7日,侦查员在南安官桥将陈某成功抓获。经突击审讯,陈某对两次实施诈骗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并交代其诈骗来的钱已全部用来偿还债务。

  经调查,今年1月,陈某故技重施,继续对瓷砖交流群里的买家下手,通过只收钱不发货的方式骗了一男子10320元后“失联”。目前,陈某因涉嫌诈骗已被依法刑事拘留,相关案件还在进一步侦办中。

  2019年7月份,万张镇忙铺村德丰重工对过的米兰新能源厂子里,院内的50余箱瓷砖被盗。嘉祥县万张派出所民警调查发现,系刘某某、夏某某、满某某在米兰新能源有限公司干活期间趁机盗窃工厂里的瓷砖,并将瓷砖用摩托三轮车运到刘某某居住的小区内的储藏室内。违法行为人刘某某、夏某某、满某某已被依法行政拘留。

  2019年5月7日10时15分许,三龙派出所接景德镇乐华陶瓷有限公司保安队长陈某报警称:7日早晨,工作人员发现瓷砖分厂的监控设备在6日晚21时30分被人为断电,经过对厂区财物的清点,发现在二楼机房的11块换下来的废弃铜板被盗,价值约13000元。

  民警根据案发现场情况对厂区工作人员进行摸排走访,逐步发现机电班员工严某有作案嫌疑,将其口头传唤至三龙派出所进行询问,严某如实交代了5月6日伙同金某的作案事实。

  2019年2月份,法库县经济开发区某陶瓷有限公司工作人员报警称,该厂生产车间价值2.3万余元的电缆线被盗,给企业造成经济损失20余万元。

  经过全体参战民警一周的不懈努力,最终在法库镇某小区内将3名犯罪嫌疑人冀某(男,36岁)、张某(男,43岁)、王某(男,32岁)抓获。三名犯罪嫌疑人对盗窃企业电缆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电热偶是陶瓷厂生产中不可或缺的设备,主要用于探测窑炉温度,一旦损坏或缺失,将导致产品质量出现缺陷甚至报废。然而,近年来,潮安区古巷、凤塘等镇的多家陶瓷厂先后发生电热偶被盗案件,多家工厂被迫停工,造成了不小的损失。2019年,厂里两条窑炉共20支电热偶全部被盗,导致工厂停工4天,损失约3万元。而嫌疑人作案的手法与之前如出一辙。

  2018年,江西省高安市公安局建陶基地派出所经过缜密侦查,破获一起职务侵占案,抓获犯罪嫌疑人黄某。

  经查:黄某(男,现年26岁,江西高安人),高安市某某有限公司业务员,负责四川、重庆区域瓷砖业务销售。去年5月以来,黄某进行赌博活动,并将工资收入挥霍一空,为弥补亏空,挽回损失,从去年12月起至今年3月,利用其业务员身份,以公司大客户需要发货为由,多次将公司瓷砖套出转卖他人,并指定个人账户收取货款258860余元占为己有,其行为构成涉嫌职务侵占罪。

  37岁的陶瓷厂仓库发货员,其丈夫冷某同在江西上高一陶瓷厂内上班,是仓库的搬运工。2014年11月2日傍晚,正值陶瓷厂下班时间,熊某趁仓库其他管理人员已下班的时机,伙同其丈夫冷某将仓库内140余箱瓷砖偷运回自己家里,价值1.5万余元。经审讯,冷某和熊某对自己盗窃瓷砖的行为均供认不讳,被盗的140余箱瓷砖也在其家中被找到。目前,熊某夫妇已被刑事拘留。

  李某是高安某陶瓷厂里一名喷墨主管,2017年,李某联系了一家专门生产维修陶瓷器械的公司高安代办点负责人林某,林某以单价1万元收购了李某从该陶瓷厂喷墨机上“搞来”的3个全新喷头。

  陶瓷厂管理者发现自李某就任以来,厂里的喷墨机总是故障百出,一次零件大清点,才发现了事情的真相。经高安市价格认定监测管理局鉴定,李某窃取的15个喷墨机喷头,总价近12万。

  首先从源头上找问题,从仓库管理体制上下手。如是否人员可随意进出仓库、其它部门领料是否都遵循先开单后领料的方式、其它部门借料有无详细记录和跟踪、仓库是否建立完善的管理制度、仓管人员是否严格执行仓库制度规范、厂区周边是否有夜班或其它管理盲点、仓库内部物料是否划分相应责任人员……如果发生员工“监守自盗”行为,很大程度说明工厂行政管理方面存在疏漏。

  一、建立定期和不定期的盘点制度,及时发现异常情况,对于盘点差异及时追查原因。

  二、检查仓库、销售与财务部门是否有效执行不相容职务岗位分离制度,重点关注混岗现象,避免存货保管人员监守自盗,并通过篡改存货明细帐来掩饰舞弊行为,存货可能被高估。

  三、仓库保管员收到存货时应填制入库通知单(应事先连续编号,并由交接各方签字后留存),一旦存货数量或质量上发生问题,可以通过翻查入库通知单和验收单明确是验收部门还是仓库保管人员的责任。

  如果偷盗行为已经发生,企业应先到公安机关询问办案民警刑事案件的处理情况,如果警方认为盗窃金额不足以构成盗窃犯罪,应向警方提出要求公安机关向盗窃员工追赃,否则继续追究其法律法责任。如果警方作出了不予刑事立案的决定书,可直接对员工进行劝退。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条第一款规定: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将本单位财物非法占为己有,数额较大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数额巨大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可以并处没收财产。

  国有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国有单位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和国有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国有单位委派到非国有公司、企业以及其他单位从事公务的人员有前款行为的,依照本法第三百八十二条、第三百八十三条的规定定罪处罚。


水果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