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果机陶瓷厂
李经理15898770372 阎经理18353327639
QQ:940736721  282080809
地址:山东省淄博市博山区山头镇东坡村

看不见的“天使”给孩子一双能看见世界的眼睛

  国庆长假过去好长时间了。要说这个长假,值得我们回味的事情很多。据统计,国庆期间,我们扬州东关街上,每天的人流量达到十万人,真正是人挨人,人挤人,热闹的不得了。但是,人一多了也容易出问题呢,这块就有人报警了,警察同志啊,我家公太爷婆老太,带着孩子去东关街的,个把小时了还没家来!

  执法记录仪:七十多岁的老人带着小孩就走丢了 (有手机吗) 没有手机 (往哪边走了你知道吗) 往那边走了 (往哪边) 东边 往东边走了 四点不到的时候 就走了 我找了好几趟了都没找到

  报警的是孩子的妈妈小王,因为眼疾,一直不得工作,就在彩衣街上卖唱为生。走丢的是她的公婆和自己20个月大的孩子,本来说好了就在小王转转的,哪晓得一转就不得人影了!

  东关派出所民警 王立:接到报警之后 我们就带着报警人在东关街一带寻找 但是找了一个多小时 我们也没找到她说的老人和孩子 于是我们把报警人带回东关派出所 查阅东关街附近的监控 看能不能找到他们的踪迹 同时我们把报警人所称的老人孩子的体貌特征 在扬州公安发布了

  就在民警与小王查看沿路监控的时候,110接警平台上传来消息,说有人在江都路与立新路交叉路口,看到了疑似走丢的老人和孩子!民警立刻带着小王赶赴现场!

  执法记录仪:你坐后面坐后面 (是人家刚才报警了啊) 对对对 (在哪里了啊 我就让她爸去找了) 你先要她爸不用找了 咱们现在就往那个路上赶

  原来,祖孙三人就这一路走,哪晓得天黑之后摸不家去了,正愁住呢民警已经找到他们了。眼看着天黑了,考虑到小王眼睛也不太好,有老有小她也不方便,民警就直接把他们送回家了

  执法记录仪:老师傅 你下次带个手机 把家里人电话都存进去 找不到了就打电线元:别的没有啊 给孩子买点吃的 (太感谢你了) 行行行 不多说了 给孩子买点吃的

  东关派出所民警 王立:报警人一天都没有卖唱了 也没有钱给孩子吃饭 所以我们也是比较心疼 我们基层民警经常会遇到这种情况 都会能帮就帮 多帮他们一把

  送到家:孩子天冷 多穿点衣服 早晚冷 (谢谢 谢谢叔叔啊 跟叔叔拜拜) 拜拜

  民警了解到,小王是安徽人,因为先天性白内障没能得到及时治疗,所以眼睛落下了残疾。小王的老公小韩,是山东人,两个人来扬州已经两年多了,现在租住在老粮食厂的宿舍里头。要说苦,日子还真蛮苦的,但真正让民警心疼的,是他们的姑娘,曦曦。

  这个笑起来天真可爱的小朋友,就是小王的姑娘,曦曦。细心的观众可能看到了,曦曦跟其他的孩子不同,虽然才20个月,但曦曦的眼睛上却带着一副厚厚的眼镜。

  曦曦的妈妈 王滕滕:2100度,然后医生说大概(视线范围)两三米,也就是几米的样子,她也不知道,因为小孩太小了,她也不知道说

  2018年1月4日,小曦曦来到了这个世界上。一家人还沉浸在新生命降临的喜悦中时,一个噩耗传来,跟妈妈小王一样,小曦曦也患有先天性白内障,她能看到的世界,只有模模糊糊的形状。

  曦曦的妈妈 王滕滕:生下来的时候,就两三个月的时候,发现她和别的小孩不一样,就是眼珠转动,转的不一样。

  好在曦曦的情况还算好,三个月大的时候,在山东老家做了白内障切除手术,因为岁数小没有办法做下一步的治疗,小王和老公就带着曦曦回了扬州。

  曦曦并不大懂,妈妈为什么非要给自己带上这么个大大的眼罩,每次哭闹着不配合。但为了能让孩子的眼睛多一分好的机会,小王都会耐着性子一次次的再给她戴上。

  曦曦的妈妈 王滕滕:着急,买了她不愿意带,医生说还嘱咐着一定要在做弱视训练,这个对下次的手术很有必要

  做完弱视训练,妈妈小王就会奖励曦曦一次出门的机会。因为眼睛看不清,小王也不敢带着孩子走远。出租房旁边的楼梯洞,就成了曦曦的“游乐场”

  简单的几级楼梯,在曦曦模糊的世界里头,并没有具体的形状,全要靠着一双小手一点点的摸索才敢前进,但即使这样小家伙还是很开心。

  小王告诉我们,曦曦眼睛的训练情况还不错,今年年底就可以做晶体植入手术,但高昂的费用却让做父母的发愁了

  曦曦的爸爸 小韩:就还有几个月的时间,到年底就得装,一万多两万一个,这个得看情况,看适应不适应,关键后期还要做弱视训练什么的

  曦曦的爸爸小韩,在扬州一家餐具厂上班,之前是在车间里头拿死工资。自从晓得孩子可以手术,安装晶体,就跟公司申请调换了岗位,到各个餐馆送货,过上了黑白颠倒的日子

  曦曦的爸爸 小韩:人家四五点钟起,我天天十二点钟起,就想多送一点,多挣一点钱,赶紧把孩子的病看好

  小韩的工作,是给各个餐馆送餐具。一车满满的餐具,要一箱一箱的送进饭店,然后再把用过的旧餐具回收送回公司。一个晚上搬举的动作,不晓得要重复多少遍。

  曦曦的爸爸 小韩:脏的都有25斤,差不多(一晚)有20吨左右。早上(疼得)都不想干,然后干着干着就好了。就盼着饭店的生意好,生意好就能多送点,就多挣一点。

  一个晚上,小韩的肩膀扛下的不仅仅是20吨的货物,更是他作为一个父亲对于女儿的责任。等小韩再回家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幸苦了整整12个小时,明明肩膀都抬不起来,但看到孩子,这个做父亲的脸上,还是笑容满满

  为了省钱,一家人的早饭中饭经常并着一顿吃。一碗清水挂面,一碗豆瓣酱当小菜,就算是一家人的中饭了

  曦曦的爸爸 小韩:(每个人就这个一碗面 你回来不吃点肉吃得消吗)习惯了(有多久没进过荤了 我看早上也吃的粥)不知道多久没买了,反正贵了就不买,现在还是那么贵

  只靠省钱,日子也不得办法过。小王也不是没想过去上班,但她的视力条件有限,在熟悉的环境下走路做事勉强还行,但真正要上班的话,根本不得人愿意用她。

  曦曦的妈妈 小王:在东关街那个地方,别人给我介绍的,去了干了七八天,她也没有给我钱,也就不要去,她就是不给我好脸色,说我这里做的不好,那里做的不好,总是挑我的毛病

  因为眼睛残疾,工作上四处碰壁,但一天在家就一天没有工作,不得办法,小王想到了去街头卖唱。每天上午她在家摸索着做完家务,中午吃完饭,她就用三轮车带着音箱和孩子上路了

  小王:一般过红绿灯我都是跟着旁边的人,别人过去我就过去(看不见是吧)看不清楚,像这样走过去要一个多小时吧

  彩衣街的桥头上人来人往,小王抱着曦曦一唱就是一下午,不少人看曦曦长的讨喜,也愿意掏出个十块二十块的,帮他们一把。

  在路边也不是没有人质疑过小王,甚至还怀疑曦曦是她拐卖来的孩子。但哪个孩子不是父母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要是可以选择的话,又有哪个家长舍得让孩子跟着自己受苦呢?

  小王(哭):孩子跟着我确实很受罪,冬天的话很冷,夏天的话很热,但是我也没有办法。我因为眼睛,让我们的命运走到了现在这样,我也不想这样过,我确实没有办法。

  小韩:真苦,一般人体会不到的,确实苦(那为什么一直笑着)因为孩子在吗,不想让孩子看见,没有办法

  当整个城市在沉睡的时候,有一个父亲正在黑夜里负重前行;当周围的人群忙碌的时候,有一个母亲正为街角祈求一份同情。而他们,只是为了能让自己的女儿像个普通孩子一样,好好看清这个世界。


水果机游戏